广州艺博院晒家底,七年才等来这一次

摘要: 广州艺术博物院真是个看画的好地方,因为游客实在太少了,相比起熙熙攘攘的故宫,这里简直是包场好吗!

10-11 12:23 首页 画游记

《艺苑撷英——广州艺术博物院藏历代绘画精品展》昨天已经开展,可能是为了献礼某盛会,这两个月国内一些平时都不展古书画的博物馆,都纷纷“晒家底”,虽是好事,但时间都集中在一起,实在没法每个都去看。有句真理是“书是看不完的”,现在则知道了画也是看不完的,只能随缘了。

上次广州艺博院晒家底,已经是七年前为亚运献礼,所以这次对本地观众来说还是非常难得的。虽然第一期只有一张元画,镇馆之宝《墨竹图》要到12月的第二期才会出现,但第一期也有不少好东西,先简单捋一捋。

元代李衎的《纡竹图》。跟之前在天津博物馆看到的那件一样,也是双钩填色的竹子,不过这件的尺幅要大很多,而且画的竹子种类也不一样,所谓“纡竹”,就是弯曲的竹子。学的是宋画的精细工笔,枝叶间的构图比较复杂,竹叶颜色也分好多层次,极具写实性。画的左上方有大段作画13年后的补题。

此画的绢已经发黑,加上艺博院顶灯式的布光,想看清楚细节好困难。另外在其他长卷上,还是执着地铺上透明塑料,拍照全是反光,大部分作品又无法在网上找到图,真是无力吐槽。

沈周的《湖山佳胜图卷》,很赞的沈周佳作,可以媲美《西山纪游》,可惜只展了一半,剩下的一半也不知道要何年何月才能看全了。沈周在后面的题跋里说“余老眼视不能了”,应该是晚年之作。大爱沈周用披麻皴画的山坡,还有树林间的云雾缭绕,大胆极了。粗放的笔墨却处处令人回味,太牛了。

这幅沈周的《松坡平远》轴则感觉一般,下半幅画三株遒劲老松,上半幅则是淡淡远山,应该是应酬祝寿之作,不过尺幅巨大,其上还有大段题跋。

佚名的《五龙图卷》。曾收藏此画的高士奇等人都认为是宋代陈容的,后来经杨仁恺先生鉴定是明代人的作品。按画中龙的画法,确实跟之前见过的《六龙图》不一致,而且绢黑得太夸张,几乎都看不到画了,我怀疑是被故意做旧的。

文征明的《花鸟山水扇面册》。一共有12开,现场只展9开。曾经天津实业家章瑞庭收藏,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凑到一起的,能收到那么多文征明的扇面还是挺不容易的。

顾正谊的《仿黄公望天池石壁图》。顾正谊是松江画派的创始人物之一。这卷作品被石渠宝笈著录,画上乾隆八玺全,据说是1961年花了650元在北京宝古斋买回来的。黄公望的《天池石壁》是立轴(10月底会在赵孟頫展亮相),顾正谊借用了黄公望充满矾头的画法画成长卷,这种“仿”一直到四王乃至四王的徒儿徒孙都乐此不彼。

陈洪绶的《花鸟册》,这套作品看起来很不“陈洪绶”,人物还没开始变形,杨仁恺先生说是他早期作品。

弘仁的《始信峰图》,非常大的轴,艺博院展厅能挂非常大的轴,这次就挂了8幅大轴,最大的是谢时臣的《匡庐瀑布》,另有一套招子庸的墨竹12条屏挂了一堵墙。弘仁画的黄山太多了,这件作于他去世前一年。

石涛的《山水册》。这套八开册页非常精美,一向对石涛无感的我也变得喜欢他了。后面有张大千的跋,称赞“极变化神奇”,但是这个跋没有展出来。

王鉴的《仿高房山云山图》。四王里最爱王鉴,跟首都博物馆那件仿沈周一样,仿谁像谁,高克恭也仿得很到位。

还有蓝瑛、王原祁、恽寿平、华喦、龚贤等人的作品也很喜欢,广州艺博院除了灯光差一点,真是个看画的好地方,因为游客实在太少了,相比起熙熙攘攘的故宫,这里简直是包场好吗!

●《艺苑撷英——院藏历代绘画精品展》

时间:第一期2017.9.262017.11.26;第二期2017.12.12018.1.7

地点:广州艺术博物院


首页 - 画游记 的更多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