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人能不能接受“养男人”...

摘要: 》导航栏(↓点击查看详情↓自助发布)》加小编微信:aaa087066招聘求职拼车出行房屋租售征婚交友考驾照失

10-11 17:51 首页 掌上威信

》导航栏点击查看详情自助发布》加小编微信:aaa087066

招聘求职

拼车出行

房屋租售
征婚交友

考驾照

失物招领
二手车物
锁 维修
爆笑方言

招商

冰山来袭

浴室雾气缭绕,粘在玻璃上凝成水珠,跐溜往下滑。

在玻璃里面,隐约看见一条赤裸的娇躯,淋浴喷头的水自上向下洒,落在白皙的肩头,化作无数粒透明的珠子弹开。

纤细小手一拨头发,露出那张俏娇的脸蛋来。

她的皮肤白皙若玉,眉形似柳,鼻梁挺直,唇瓣嫣红且菲薄诱人,眼睛若最珍贵的琥珀,眼底清澈不沾欲念,流转间带着灵动的光泽,脸庞没有一丝活泼的悦色,却仍旧漂亮得抢眼。

宋浅用手擦了擦沾满雾气的镜子,看见镜中自己的脸,她唇角一勾。

今天是她十八岁生日,借着这个名头,她偷偷到Z市最著名的皇冠假日酒店的总统套房来享受。

只不过,她没花一分钱,是直接从窗户口爬进来的。

外面天色尚早,这间总统套房要订出去一般也是晚上八点之后的事情,洗过澡,疲了,她拉上遮光窗帘,准备美美地睡上两个小时再离开。

这时,老天爷送给宋浅的生日礼物缓缓向总统套房走来。

“我累了,出什么事都别来打扰。”裴奕霖喉结微动,声音冰冷。

他面容英俊,脸上仿佛笼罩着一层千年寒霜,浓黑的剑眉飞扬,眼睛似鹰眸般锐利,刀削一般的嘴唇紧闭着,西装是生人勿近的黑,身型健硕魁梧,周身张扬着让人不敢亲近的阴戾狂霸气势,只需稍稍看一眼,便让人的双腿都软了下去。

总统套房里昏暗,裴奕霖走到床边,看见在床上躺着一个女人,他蓦然顿住脚步。

裴奕霖眸光一暗,屋里太黑,他看不很清楚床上那个女人的脸,白色被褥盖在她的胸口,白皙娇嫩,引人无限遐想。

“哈哈——”宋浅在梦中过得很潇洒,“谢谢你。”

她梦见圣诞老人给她送了一大袋百元人民币,拿在验钞机里验,一张张全是真钞,都已经验到五万多张了,袋子里还满满的。

裴奕霖漆黑的眼眸里迸发出冷漠的寒冰,他将床上的被褥一扯,宋浅的身子完全暴露在他的眼底。

丝丝黑发遮住她的脸,白皙的身躯只被一套小黄人的内衣内裤遮住,腰肢纤细,玉腿修长,该翘和该凸的地方都不是很显眼,却小巧精致,让裴奕霖轻易就起了猎奇的兴趣。

这是酒店特意贡献给他的女人么?

裴奕霖的唇角骄傲一勾,别人送女人给他,都是大胸翘臀,眼前这个,倒像是个尚未发育完全的学生。

就这掀被褥的空当,宋浅忽然睁眼,她越床腾起,还没完美落地,手腕被人一抓,紧接着,按倒在床上。

裴奕霖抓着宋浅的手腕,强劲的身躯压制着她,将她圈在他为她构筑的小小世界里。

“轰隆隆——”外面雷雨作响,天空更加灰暗,房间里几乎没有一丝亮光。

宋浅吃痛,身上压来的这个男人似一团烈火,但她目光直视那一团漆黑时,又是一层寒冰。

“你是谁?快松开我!”宋浅冷声威胁。

“欲擒故纵?”裴奕霖冰裂的脸庞没有丝毫的松动,他很明确的宣告:“这招对我没用。”

宋浅的脸都黑了,她迅速反应肯定是自己刚才睡得太嗨,以至于,有人进来都没有察觉。

但以她敏锐的听力与警惕性,应该不至于有人进来都不知道,问题一定出在这个男人身上,他是个妖孽!

“你知道我是谁吗?若是惹怒了我,我分分钟扒了你的皮!”宋浅的语气高傲中夹杂冰冷。

她,宋浅,黑道上著名的“杀生丸”,红莲杀手雇佣中心的顶级杀手,只要你出得起价钱,谁的人头她都敢孤身犯险。

只不过,除了红莲杀手队的一把手,谁都没见过杀生丸的正面目,连她是男是女都叫人纷纷难猜,可以说,她在杀手雇佣中心里神秘而伟大的存在着。

“小野猫。”裴奕霖轻声,指腹在宋浅的脸庞摩了摩,“被扒皮的,是你。”

随着他声音的加重,他的指尖慢慢向她的身下滑去。

宋浅整个身子都在颤栗,她从一开始被扑倒就已经意识到自己不是这个男人的对手,他的力量、他的身型、他的冷漠,她都敌不过。

可恨,她英明了十八年,今天竟然要栽在这个男人手里么?

“松开。”宋浅的声音自齿缝里挤出。

裴奕霖眸光一暗,身上的威严冷漠似要将人冻住,身体的热情却丝毫不减退。

他很努力想要看清楚身下这个女人的容貌,但在黑暗中那张半迷离半模糊的脸,却更有一番新鲜的滋味。

他只能说:这个女人是玩欲擒故纵的高手,让他很有兴致陪她玩玩!

威胁无效,宋浅只能用行动证明她的厉害。

她的手刚挣脱,还未向裴奕霖的脑袋劈去,就事先被一只大掌捉住,她再动脚,膝盖忽然被更硬的膝盖抵住。

“该死的臭男人!”宋浅低冷一声,借着手的力气,整个身子向上一抬,将裴奕霖反压下去。

在向裴奕霖命根子袭去的那一脚即将接触的时候,他的大掌将宋浅的身子紧贴一按,宋浅那一抬膝刚好落在他的大腿上。

从来没有人能袭击到裴奕霖,宋浅是第一个人。

裴奕霖的眼眸里涌上一抹亮光,很快的就熄灭。

宋浅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压迫气势,尤其是身上这个男人的衣服什么时候不见了,她都还没有察觉。

“女人,别反抗。”裴奕霖的声音低沉饱满。

“我最后警告你一次,啊——”一阵撕裂的疼痛传来,宋浅的眼里涌出些湿润。

她的手脚都被压着,一身武力空有咆哮的愤怒却又敌不过更强大的力量,此时的她就像一只无家可归的小野猫,被人欺凌,无从反抗。

裴奕霖讶异身下这个女人身体的味道竟如此甜美,他心满意足,唯一不满的,是女人一点儿也不配合,依旧企图逃脱。

长达一个多小时的逃逸与压制战让宋浅被吃干抹净,她羞愤,也有丝委屈,何曾想过自己会栽一个这么大跟头!

宋浅的头一直偏着,长发在脸上凌乱,仿佛挡住脸,她不会感觉那么丢脸。

“乖。”裴奕霖声音诱哄,“以后,你就是我的专属情人。”口吻很施恩。

宋浅揪紧了拳头,本来就有夜盲症的她甚至还没看清楚这个男人的长相,但眼下不是她逞能的时候,再不逃,只怕男人第二轮攻势很快就袭来了。

“以后,你就是我的头号仇人!”说着,宋浅趁裴奕霖不注意,抽起他的皮带往他身上一挥。

在裴奕霖闪躲的空当,宋浅拿起属于自己的东西,以最快的速度从窗户口跳下,沿着空调机位,一路逃走。

裴奕霖的第一反应就是探头查看,结果长长地路口已经不见人影。

浴袍身上一披,他走出去对手下吩咐道:“监控调出来,找到我房间的那个女人。”

可恨,屋里太黑,她又一直故意挡脸,他也就任由新鲜感蔓延没开灯,竟然连她长什么模样都没仔细看清楚!

三个时辰过去了。

“主上,那个女人是怎么进来的,摄像头完全没有拍到,她逃跑时也只露出背影,无从……查起。”最后那两个字,几乎是卡在喉咙里的。

听言,裴奕霖的眉眼涌起诡谲莫测的凶狠寒意,漆黑的眼眸毫无预兆的多出无法错辩的杀意。



第二章萌娃眼中的帅哥



六年后。

宋浅在床上正睡得香甜,这时,一个五岁的小女孩儿一手提着份千层饼,一手握着只棒棒糖,迈着小短腿,小步小步往门里进。

“妈咪,我看见一只好大的帅哥吖!”女孩儿放下早餐,爬上床,用手撑了撑宋浅的眼皮,然后再趴在她软绵绵的胸上,小屁股朝天高高的撅起。

“有多大啊?”宋浅迷糊地问,声音倦懒。

女孩儿眨了眨清澈又明亮的水眸,短短的指头缠绕住肩头披散的碎发,咬字咬得很清晰:“很帅!”

六年前那次意外,让宋浅怀上了钱萌萌这只小娃娃,身为财迷老妈,在不知道女儿爹地姓甚名谁的情况下,就取“钱”姓。

提起那个臭男人,宋浅现在还一肚子火。

事发过后,她又回皇冠假日酒店找过摄像头,但已经被一个神秘人物全部取走,到现在她还不知道那个睡了她的男人究竟是谁。

宋浅微微睁开眼睛,嘀咕着:“萌萌呀,帅哥不能当饭吃,你这花痴的毛病什么时候才能改改?”

“这次的不一样!”钱萌萌的语气里带有认真,还有宋浅迷糊间没来得及斟酌的深意。

“能有什么不一样?”宋浅问,“照样是一张脸,又不能当饭吃。”

钱萌萌“啊哈哈”的大笑,财迷兼吃货妈咪,就是这样无与伦比的可爱!

“妈咪,你想找到爹地吗?”钱萌萌问,小脸蛋充满了期待。

宋浅的睡眼忽然一亮,很清晰的闪过浓浓的怒意,咬牙切齿,“想!”

钱萌萌背后传来点点凉意,小心翼翼地继续问:“找到之后想干嘛呢?”

“杀了。”宋浅半玩笑半认真的说。

钱萌萌愣了片刻,见妈咪继续贪睡,她的眼珠灵动一转,一个计策涌上心头,然后无声的笑了。

钱萌萌在宋浅的脸上小亲一口,“妈咪我爱你,早餐在桌上。”然后钱萌萌下床,在镜子面前为自己扎上两根WiFi辫,才出门。

宋浅一直睡到中午才醒,享用了钱萌萌买的早餐后,才去她常玩的游乐场找人。

虽然钱萌萌刚五岁,但自理能力与智慧远远赶超同龄人。

也许是她从小没有父亲的缘故,所以看见帅哥就走不动路,整天扬言如果妈咪不给她找爹地,她就给妈咪找女婿。

“什么?萌萌今天没来?”宋浅的心头涌上一股不好的预感。

“她早早地就走了,说是去找什么帅哥哥。”游乐场管理员回忆道。

宋浅的额上冒出三根黑线,钱萌萌一向爱帅哥,但也有分寸,不会舍得离她这个妈咪太远。

今天钱萌萌到底是看见什么顶级帅哥,竟然连家都不回了?

宋浅二话没说,赶紧打电话给红莲杀手雇佣中心的一把手萧红莲。

“我女儿不见了。”宋浅的声音很冷静。

萧红莲在黑白两道都吃得香,外表看起来不过就是个五十多岁的糟老头,但他能坐上顶级杀手雇佣中心一把手的位子,实力可谓不容小觑。

“哦?”萧红莲扬起音调,“钱萌萌不过一个贱男的女儿罢了,丢了也没损失。”

“萧老。”宋浅淡淡出声,“我最近有点儿忙,把我的名字从雇佣榜上暂时撤去吧?”

“两分钟后给你回电话。”萧红莲说着,挂断电话。

宋浅随便找了个阶梯坐下,抬头望着蓝天白云,很惬意地舒展筋骨。

“你家那个鬼精灵,这次要闯大祸了!”萧红莲的电话一回过来,开口就是严肃。

“她怎么了?”宋浅问,灵秀的眉头轻轻锁住。

“这次她看上的,是动一动手指头就能引起世界金融危机的‘慕华集团’总裁,裴奕霖。”萧红莲的声音很轻。

慕华集团,全亚洲最大最强的上市公司,在国际上都享誉盛名,其总裁裴奕霖,据说是在世撒旦,手腕铁血强硬,霸道冷酷。

最让人闻风丧胆的是,裴奕霖与世界顶级黑道组织“暗夜帝国”的神秘老大关系匪浅,更加无人敢惹。

“萌萌她人没事吧?”宋浅最关心的是这个问题。

依照传言中裴奕霖的性格,宋浅怀疑她女儿的性命是不是早就在她贪睡间就一命呜呼了。

“暂时还没有。”萧红莲说。

宋浅紧张的神情这才微微松动,随即,她起身,“我知道了。”收线。

拦下出租车,宋浅赶到裴奕霖的私人豪宅,只在宅子外面一层就站满了保镖。

宋浅四下看了看,在豪宅的门口排有两队人,一队男人,一队女人。

这是在干什么?

宋浅不能冒然暴露,悄悄躲到一旁去,再拨电话给萧红莲。

“萧老,帮我查查,裴奕霖门前那些男人女人是干嘛的?”宋浅问。

“正想告诉你。”萧红莲不急不缓的,“裴奕霖家最近在招保镖与女佣。”

“好。”宋浅答应了声,脑子里迅速有了办法,“等萌萌救出来后,我请你吃大餐。”再次收线。

宋浅理了理后梳的马尾,也准备向招女佣那队走去。

这时,走出来两名年轻漂亮的时尚女孩,脸上都是颓然的沮丧。

“我本来还想趁着这个机会进入裴家,然后勾引裴奕霖,成为裴家的女主人呢!”其中一名女孩说。

“有多少女孩是抱着这个目的来的呢?”又一名女孩口吻抱怨,“只不过,他选女佣的要求简直比选星姐还高!”

“美女是必要条件,身上不能有一颗痣,还必须是处女,腿长要达到110厘米以上,胸围最少要C罩杯,头发还得是从没染过的直发,等等等等,我都记不住。”

两个女孩边抱怨边惋惜,一路走远。

宋浅待在原地,她从没见过裴奕霖长什么样,由于他性格冷戾,更没有任何一家媒体、杂志对他有过专访。

宋浅看看自己的胸,再看看自己的腿,除了她的头发达裴家女佣标准,其余的,都是叉。



第三章还我女儿



眼眸一转,在宋浅精美的眉目间涌起好看的微笑,转身,向自己的房子赶。

宋浅再次来到裴奕霖的私人别墅时,已经换成一身男人的装扮。

齐耳的碎发,黑色的运动装,搭配一双休闲鞋,显得清爽又帅气。

到别墅门口时,一名保镖拦下宋浅,问:“叫什么名字?”

“宋潜。”

“身份证。”

宋浅从男士皮夹里拿出身份证给保镖,造假证这件事,她已经习以为常了。

保镖在登记本记下宋浅的名字,道:“进去吧,祝你成功。”

宋浅勾唇一笑,一步一步往别墅里走去。

“只要你能战斗到把所有人都打败,就被录取了。”一名保镖以监考员的口吻说。

宋浅点头,再看向那一片在打架的人群,足有一百多个男人,地上还躺了不少。

这是要以一挑百的节奏么?

宋浅的唇角勾起一抹很淡的笑意,眼睛一抬,敛下的眸光冷如冰柱,脚步坚定沉稳,向打架的人群中走去。

“哈哈!这么瘦的小个子也赶来应聘保镖一职?”一名处于优势的大块头男人看见宋浅,眸光里满是不屑。

放眼望过去,在场的人除了宋浅,都是高个子、硬身板,肌肉都有宋浅两个拳头大。

“你。”宋浅指着叫嚣的男人,压低了声音,“十秒。”

十、九、八……三、二、一。

在场的男人们还没看清楚是怎么回事,刚才不屑宋浅的男人就摔在地上,爬都爬不起来。

“你。”宋浅又指了个与自己最近的男人,“五秒。”

宋浅的势头很猛,为了尽早见到钱萌萌,她不愿有丝毫的耽搁。

她担心仅这么片刻的时间,钱萌萌就会在裴奕霖那个撒旦男人的手中殒命。

不到十分钟,只剩下十来个男人还能勉强站立,但谁也不敢再靠近宋浅。

宋浅挑眉,“是继续打,还是立马滚?”

一溜烟,那些人全跑了,其余躺在地上的,也迅速被保镖们清理出去。

“小伙子,身手不错。”裴奕霖的贴身保镖康路一直见证着宋浅赢得胜利的过程。

康路在心里合计着:如果要打起来,自己未必有胜算。

“我被录取了吗?”宋浅问。

“跟我进来。”康路引路,带宋浅进入别墅深处。

越往里走,宋浅越感觉到一股冰冷的寒意,有种一步一步入到十八层地狱去的感觉。

“身为保镖,不仅要有勇,还要有谋。”康路的声音叙述无波,“这里有几道测智力的题目,你的IQ达到120以上才能被录取。”

说完,康路打量着宋浅,见“他”脸上没有一点儿毛躁,眼睛平静得不露丝毫痕迹,让人根本猜不到“他”在想什么。

在宋浅身上,康路仿佛看见了一点儿裴奕霖的气质,同样是这般沉稳淡定,给人一种自心底敬畏的感觉。

宋浅二话不说,坐下来,开始解决她眼前的难题。

IQ测试?

宋浅胸有成竹,她十二岁就被萧红莲选中,仅花一年时间成为杀手雇佣队里的热门人物,单凭武力可做不到。

等到测试结果出来,康路不由多打量了宋浅几眼,觉得裴奕霖如果看见宋潜,一定会喜欢的!

别墅很宽、很大,简直是个小王国,里面的娱乐设施应有尽有,宋浅坐上缆车游了十分钟,才到达裴奕霖住的房间。

康路暗了暗门铃,道:“新选出来的保镖到了。”

这时,别墅的门打开,十名身穿青衣白领的仆人分两队站在门内,全部是让人垂涎的美女。

宋浅不由嘀咕:看样子,顶尖级美女全被裴奕霖承包了呀!

“跟我进来吧。”康路轻声。

宋浅跟在康路身后,边走边找钱萌萌的身影。

“大哥哥什么时候忙完呀?他答应今晚带我去看电影的。”钱萌萌的声音从一间房里传出来。

宋浅恨不得推开房间就进去抢人,可这里算得上是狼窝中心,她冲动只会坏事。

她只能忍!

不过,听钱萌萌的语气,根本就一点儿都没想起她这个做妈咪的嘛!

书房的门打开,一股冷气朝宋浅逼来,宋浅打起精神,好奇地想见见这个如传奇般的男人。



第四章什么烂合约



宋浅打量着裴奕霖,长相是她挑不出毛病的帅,气焰冰冷中透着暴戾,冷冰冰的脸庞没有一丝笑意,似要让所有见到他的人都感到畏惧。

这样一个男人,宋浅是绝对不想与之生活的,夏天还好,靠近他可以图个凉快,冬天就只能惨兮兮了!

裴奕霖原本是粗略宋浅一眼就过,却没想到面前这个“男人”竟然敢直勾勾地看他。

以往,敢看裴奕霖超过十秒的陌生人少之又少,而敢与他对视,目光还不起任何变化的人,寥寥可数。

眼前这个毛头小子,轻易就让裴奕霖起了兴趣,男人的争强好胜心,让他誓要用目光将对手吓住。

宋浅完全不在状态,面对裴奕霖的森冷,她早就做好了准备,心底虽然惊叹,但也不至于要向他俯首贴耳。

康路察觉到屋内气氛的不对劲,轻轻碰了碰宋浅的手肘。

宋浅依旧只是看着裴奕霖,等着他开口指示。

裴奕霖的冰冷气息第一次失效,好奇与愤怒齐肩,而面前这个“男人”能打败所有对手,身上的衣服都没任何异样,想必是十分厉害。

裴奕霖冷眼撇着宋浅淡漠的神情,问:“叫什么名字?”

“宋潜。”

听言,裴奕霖危险得眯了眯眼,冰裂的眼眸深处闪过抹精细的亮光,自鹰眸里透出来的寒冷将宋浅罩住,似要看到她的心里去。

宋浅的大掌微微握紧,在裴奕霖面前,她小心谨慎,但总觉得自己将会是输家。

这时,又有人来敲门,“裴总,新选的女佣来了。”

“进来。”

话音落下,在宋浅身边站了那名新女佣。

按照裴奕霖招女佣的条件,这个女生自然是好看到让桌上的羊脂玉雕都失色。

“向裴总做自我介绍。”康路提醒。

“裴总,我叫夏尔岚。”女声清脆悦耳,说话时露出一颗虎牙,更有种别样的风情。

裴奕霖粗略看了眼夏尔岚,目光再次回到宋浅身上。

宋浅正低头在想该怎么救走钱萌萌,猛不丁地被裴奕霖注视上了,赶紧抬眼,眸光依旧清亮水润。

裴奕霖冰冷的目光罩住宋浅,宋浅感觉自己浑身都被钳制住了似的,不知什么时候就会被咔嚓了。

看见宋浅周身的警惕,裴奕霖心头掠过一丝丝的满意。

“签约。”裴奕霖这一声是对康路说的。

裴奕霖起身,自宋浅身边路过时,他放慢脚步,接着,又大步跨了出去。

宋浅轻舒一口气,对于接下来的每一秒,都让她的心悬起。

“先坐。”康路边说,边去拿两份文件,“想进这儿做事,必须先签订合约。”

“什么合约?”夏尔岚率先发问。

“你们先看看。”康路说。

宋浅打开文件,里面共有十页纸,列了很多条规矩。

其中最重要的两条,一个是月薪十万,另一个是合约首签五年,五年内,连人身自由都属于裴奕霖,不能辞职只能解雇,简直就是在签卖身契。

宋浅在心里盘算:如果签约了,这五年她只怕是逃脱不掉裴奕霖的控制,后患无穷。

夏尔岚只是匆匆将合约扫了一遍,拿起笔,洋洋洒洒地写上名字。

“你不签吗?”康路问宋浅。

宋浅一咬牙,也拿起笔,签好名字。

“可以去领工作服了,现在起正式上班。”康路没有给宋浅与夏尔岚说不的权利,“外面有专门的宿舍,两班制,没有得到批准,不能擅自离开。”

夏尔岚看向宋浅,说:“很高兴认识你。”

“我也是。”宋浅淡淡回应,耳朵一直尖着听外面的动静,钱萌萌正在碎碎念。

换好工作服,宋浅也加入了保镖一列,并排站在全是一米八五以上的大个子队伍里,她显得格外突兀。

宋浅才站了五分钟,就站不老实了。



第五章情敌出现了



宋浅用余光看了眼身旁的保镖,他们就像是一棵树,立在这儿,动都不动。

宋浅迈出左脚,一步一步,向门口走去,将门一推,忽然有四个保镖拦住她,她下意识闪躲,腰一弯一移,很灵活巧妙的逃脱他们的控制。

还没来得及得意,宋浅就感觉到一股冰冷的气息正迅速向她靠拢。

宋浅看过去,裴奕霖拉着钱萌萌,两人正向正门口走过来。

钱萌萌看见宋浅,小嘴才刚张开,忽然就闭紧,眨了眨亮晶晶的眼睛,冲宋浅露出个调皮的笑容。

“你想干什么?”康路质问。

“我想找厕所。”宋浅答道。

“除开有危险情况,你不能进入别墅半步,其余一切私事,在你的房间解决。”康路的口吻很严肃。

宋浅没有答话,假装出很乖巧的模样,脑子快速运转,在想要怎样才能瞬间将钱萌萌变走。

“没听明白吗?”康路已经吼出声来。

见拖延无效,宋浅只能服软:“我明白了。”返身,走去门口。

裴奕霖瞥着宋浅无辜的神情,他缓慢的向前一步,逼人的狂妄魄力顿时迸射开来。

裴奕霖刀削过的唇瓣微动,“慢着。”

宋浅停下脚步,回头看向裴奕霖。

此时危险与机遇并存,宋浅不愿放弃这个机会。

“请问裴总,您有什么吩咐吗?”宋浅说话时,嘴角带着微微的笑意。

“由你来开车,送我们去豪庭。”裴奕霖吩咐的语气。

宋浅喜不自胜,裴奕霖语气中的“我们”,自然包涵了钱萌萌。

钱萌萌对于裴奕霖的这个决定自然也是万分喜欢,一天没见到妈咪,她也想妈咪了。

豪庭是Z市顶级的饭店,人多,到时候,宋浅就可以制造混乱,将钱萌萌带走。

去他大爷的合约,只要她宋浅不认账,天大的裴奕霖都拿她没办法,谁让她混进来是以“宋潜”的名义呢?

裴奕霖与钱萌萌坐在车后座,宋浅边开车边看裴奕霖,真担心他会爱上她家美丽可爱的宝贝女儿。

“大哥哥,你怎么都不跟我说话,是讨厌我吗?”钱萌萌窝在裴奕霖的腿上,扬起眼睛看他。

宋浅的脸色一阵煞白,钱萌萌可爱到常常让路人都想抱着她,跟她一起玩,可如今裴奕霖抱着钱萌萌,就是却是让宋浅心里担忧不已。

裴奕霖垂眸看了钱萌萌一眼,继续目视前方。

钱萌萌的小手戳了戳裴奕霖的咯吱窝,平常只要妈咪一碰她那儿,她就会哈哈大笑着闪躲。

裴奕霖一点儿反应都没有,目光更深邃严厉。

“大哥哥。”钱萌萌扑闪着眼,长长地眼睫毛像是两只蝴蝶翩翩起舞,“你不理我,是不要我了吗?”

依旧得不到回应,钱萌萌皱起小鼻子,小红唇也高高地撅起。

“泥娃娃,泥娃娃,一个泥娃娃,没有那爹地,没有那妈咪,谁来爱着她?”钱萌萌索性改编起歌儿来,语气委屈又可怜。

宋浅的脸更白了,钱萌萌这是赤裸裸地忽视她呀?

裴奕霖的目光危险又凌厉,开口就是责问:“你真是个孤儿?爹地死得早,妈咪也和你走失很多天了?”

钱萌萌很努力的点头,两只WiFi辫一抖一抖的,“跟万足金一样真。”这是萧红莲的口头禅。

要不是宋浅的心理素质足够强大,她真恨不得开车直接撞电杆。

“小骗子。”裴奕霖的口吻很轻,“如果你是孤儿,为什么你跟着我的时候,身上的衣服干干净净,还香喷喷的?”

听着裴奕霖与钱萌萌的对话,宋浅越来越担心,真不能放任他们两单独在一块儿了!

裴奕霖这么冰冷霸道的一个人,在明知钱萌萌撒谎的情况下,还留她在身边,要么是有恋童癖,要么就是误会钱萌萌的来意了。

无论是哪种情况,钱萌萌现在都很危险。

尤其让宋浅不安的是,为什么裴奕霖知道钱萌萌身上香喷喷的呢?

钱萌萌冲裴奕霖吐了吐舌头,眼中闪过丝狡黠,很直白的说:“我蛮喜欢你的!”

裴奕霖勾起唇角,被一个人喜欢,对他是家常便饭。

钱萌萌的眼珠一转,担心妈咪吃醋,扭到前座的空位之间,看向宋浅,道:“我也很爱你哟!”

宋浅暗暗给了钱萌萌一个杀无赦的眼神,这次带钱萌萌回去之后,她这个做妈咪的,一定要狠狠给女儿点教训!

来到豪庭,钱萌萌的小手紧拉着裴奕霖的大手,高大的帅气威严,娇小的可爱清纯,回头率爆棚。

“好可爱呀!”

“你看她的打扮,真潮!”

“那小脸蛋白白嫩嫩的,好想扑上去咬一口。”

收获到一箩筐的赞美,钱萌萌咧开嘴大笑,很有明星范儿的向四周的爱慕者挥舞小手。

裴奕霖低眼瞥着钱萌萌,这家伙自来熟的本领强悍到可以说是厚脸皮,而她眼下轻易就抢走原本专属于他的粉丝,让他感觉不爽。

一位阔太太抱着钱萌萌舍不得松手,“小宝贝,亲我一口好不好?你要什么我都给你买。”

“不行。”钱萌萌小声拒绝,“我只能吻妈咪和爹地,还有男朋友。”

大家都被钱萌萌的话逗笑了,眼见裴奕霖走远了,钱萌萌赶紧告别所有人,追着上去。

钱萌萌与裴奕霖进入豪庭最好的包间,一位甜美性感的美女已经在里面坐着等着。

“霖!”美女冲上来就想要给裴奕霖一个大大的拥抱。

钱萌萌一慌张,赶紧拦在裴奕霖面前。

 

未完待续……

微信篇幅有限,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!

点击下方【阅读原文】继续阅读哦~~~


首页 - 掌上威信 的更多文章: